第一百五十章 利益!艾斯巴古的态度变化!

    听说李斯特回来,艾斯巴古从百忙之中,抽出时间,邀请他聚餐。

    的确是百忙之中,丝毫没有夸张。

    拿下政府订单,卡雷拉造船公司的业务繁忙起来,人手不够,连艾斯巴古都亲自上阵,参与到船只建造工作。

    艾斯巴古认真坦诚的跟李斯特分析了下公司现状。

    两天前,世界会议正式在圣地玛丽乔亚召开,50个与会国的国王,就革命军的威胁,进行了探讨。

    世界经济新闻社,对这一事件,进行了跟踪报道。

    会议上,来自西海的伊利西亚王国的国王,对革命军的危害,表示了担心。

    一些有责任心,有见识的国王,感到认同和担忧,希望世界政府能拿出决策来,解决革命军的威胁,如阿拉巴斯坦的娜菲鲁塔利·寇布拉国王。

    也有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国王,来自磁鼓王国的瓦波尔国王就是典型。

    还有像自身实力强大的伊莉扎贝罗2世,觉得革命军什么的,小意思啦,一拳解决的事儿,一拳不行,那就再来一拳!

    经过国王们表决,世界政府五老星决策,以萨卡斯基大将为首的海军本部精锐,前往南海平叛。

    在这样的背景下,有远见的国王,担忧自己的海防,希望订购一批牢固、结实的船只。

    订单如雪花般飞向卡雷拉造船公司。

    没有订单是种苦恼,订单多了,也是种苦恼,卡雷拉造船公司就这么大,船工们加班加点,完成的量始终有限。

    这时,艾斯巴古再度动起兼并其它五家还在支撑的造船公司的念头,并私底下有过接触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看着卡雷拉造船公司红火,那五家造船公司的老板也是羡慕,且意识到再对抗下去,自己迟早完蛋,因为对方只要一挖人,一挖一个准,而自己接不到订单,拿什么挽留船工?

    谁都看得到卡雷拉造船公司腾飞在即,五大公司的老板可不是蠢货,哪怕要卖公司,也要卖个值钱价,为此,五大公司老板已经结盟,准备共同进退。

    “对方的条件是兼并可以,但需要重新分配股权。”艾斯巴古说。

    李斯特听完,基本明白他的意思,略作考虑,笑着说:“既然是为公司考虑,我当然支持。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,哪怕减少我的那部分,我也会替你争取应有的利益。”艾斯巴古诚挚的说。

    李斯特一笑。

    旅馆内。

    胳膊绑着绷带的克洛轻推眼镜,说:“艾斯巴古忽然变卦,一定有原因。”

    “是呗,现在15亿,对他来说不算钱了。”李斯特轻松说。

    15亿贝利多么?

    对普通人来说,多,一辈子也挣不了。

    对一家潜力巨大的造船厂来说,多么?也就是造15艘飞翔号而已!

    别看那个“亿”唬人,要看它实际购买力。

    “伟大航路不比东海,现在情况不明,很被动啊,鲨星他们不能多留,免得引起世界政府注意,这样,你留下,先和他们碰碰,观察观察局面。”李斯特说。

    “水里浑浊,就不要轻举妄动,能让艾斯巴古反悔变卦,我怀疑对方是世界政府的要员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克洛认真点头。

    卡雷拉造船公司从无到有,短短八年,统治水之都,简直如奇迹一般的崛起。

    仔细一想,艾斯巴古真的可以单枪匹马,在缺少资本支持的情况下,光凭技术,于极短的时间内,兼并水之都七大造船公司,完成蛇吞鲸的壮举?

    很难!

    不是李斯特小瞧艾斯巴古,而是利益的博弈,绝对残酷,七大造船厂背后,就没有权贵么?不可能的,任何商业发展到一定阶段,必定要和权贵打交道,看看阿卡姆商会经历的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艾斯巴古又没有四皇那种实力,他如何保证自己不被吞掉?

    答案只有一个,世界政府!

    艾斯巴古能够统治水之都,背后恐怕站着世界政府某位,乃至一批高层。

    艾斯巴古的态度变化,说明他已经和对方有了接触,得到了强援,完全不用担心李斯特。

    “商场如战场,投资需谨慎啊!”李斯特感慨一句,他还是小觑了艾斯巴古。

    人心易变,利益面前,兄弟反目,父母成仇,夫妻陌路的桥段太多了,虽然艾斯巴古不一定是为了利益,但站在李斯特的角度,艾斯巴古的举动,挺让人失望。

    当然,李斯特仅是失望,谈不上生气,因为换位思考,如果他是艾斯巴古,也会这么做。

    这都是很正常的商业博弈,别说是合作伙伴,夫妻档公司闹掰的比比皆是。

    李斯特和艾斯巴古又没有过命的交情,给人投点儿钱,就想让人家死心塌地把赚的钱分你一半,还不许有别的想法?是不是太把自己当回事儿,搁谁心里都不会平衡啊!

    采购好一大批物资,拒绝了艾斯巴古的挽留,飞翔号、希佩尔号,以及鲨星的皇家人鱼号,驶离水之都。

    离开前,李斯特还去了趟废船岛,拿到弗兰奇完成的燃烧炉改造图纸,并带走了那儿的蝙蝠群。

    克洛留在水之都,负责起和卡雷拉造船公司的对话,同时肩负着搜集信息的任务,给阿卡姆集团进军伟大航路,做好铺垫。

    转眼,两天时间流逝。

    某片靠近无风带的海域,三艘两大一小的帆船,在两头海兽和“秃头海怪”绵津见的拉动下,飞快飚了出来。

    鲨星站在梭子鱼状的船头,迎面的海风吹拂,意味着他们终于来到了东海。

    他们即将开始新的未知的生活!

    曾经的克沙镇,现在的克沙城,作为子爵领的政治中心,相比隔壁正在建设的经济中心可可西亚城,颇为冷清,却更加肃穆。

    海面上,远远就能看见屹立于城中的尖顶古堡,成片的哥特风格建筑,极具特色。

    港口,早已收到电话虫通知的市长列昂·莱尼,领着市政厅的官员,拉起欢迎横幅。

    为了迎接鱼人入驻,李斯特离开前,就让市政厅做宣传,主要凸显鱼人岛遭遇的歧视和困境,激起人们内心的善良,并且重塑阿龙的形象,透露出他临死前的悔恨,强调人鱼也是人类,鱼人中有坏的,也有好的鱼人等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