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五十五章 流年!花之国内战!

    “克罗马利蒙,你怎么了?”多尔顿遇上匆匆进城堡的事务官,不由问。

    “啊,没什么,就是摔了一跤!”

    多尔顿用怀疑的目光看着他的背影,叹了口气,他敏锐的察觉到了这个国家,正在生病,国民和国王,已经离心离德。

    但是身为忠诚于王室的贵族,他又不能做什么,忠君、爱民,两种思想,在他内心纠缠着。

    城堡内,一场关于被抓医生怎么处置的讨论展开了。

    事务官克罗马利蒙首先提出问题:“那些医生一直关在监狱里,要吃要喝,对国家财政是个负担,国王你赶紧说咋办?”

    参谋官杰斯:“杀了吧,简单粗暴!”

    护卫队长多尔顿:“不能杀,杀了有损国王形象啊!而且那些医生都有声望,杀了大家会造反。”

    事务官克罗马利蒙说:“多尔顿说的对!”

    瓦波尔、多尔顿、杰斯都看着他,不对劲啊,平时跟杰斯穿一条裤子的家伙,转性了?

    “我是在为国家考虑,为国王陛下服务,我是大忠臣。”克罗马利蒙表态。

    瓦波尔很赞赏他的态度,问:“这不能杀,不能放,你说咋办?”

    “把他们放逐出国家吧,离开了国家,自生自灭去。这样既维护了国王的形象,也保住了国家财政啊!”

    瓦波尔绿豆大的脑子一想:“好办法!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办了!”

    克罗马利蒙立即表示愿为国王鞠躬尽瘁死而后已。

    出了城堡,一想到一大笔贝利向自己招手,克罗马利蒙眼睛不疼了,走路轻快,一个阴恻恻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老克,你这家伙不老实,是不是发财了?”

    克罗马利蒙不用回头就知道是谁,一想,坏了,这家伙可不是瓦波尔那蠢货,精明的很,他笑着转头,拉着参谋官杰斯,到一旁低语几句。

    “七成,不给我就告状!”

    “四成!你去告,大不了全归国王。”

    “五成!”

    “成交!”

    海岸,克罗马利蒙和杰斯数着贝利,满意的点头,热情的招呼贡西:“兄弟,你还要别的不?”

    “要,你们国家的山货、药材,有多少要多少!”虽然贡西心里对这种出卖国家利益的家伙不屑一顾,但脸上没显露出来,因为对方可以帮他做很多事儿,还有利用价值。

    东海,海威港。

    悬挂着蝙蝠旗的船只进出,一艘商船停靠,下来个高个青年。

    “好好的船长不当,非要去当海军?你是不是脑子坏了?”五大三粗的壮汉颇为不解的问。

    “一辈子做个船长?我想清楚了,我不要庸庸碌碌的活着。”青年扫了眼港口刻意空出来的泊位,那是萨奇号遇难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我受够了平庸的日子!我的血未冷!我要在这儿,重新起航!”

    罗格镇。

    “这是本部的嘉奖令,恭喜你,斯摩格,你现在已经是中校了。”罗格镇的司令官笑着说。

    斯摩格扫了眼文件,切一声,说:“只是抓了些愚蠢的海贼。”

    “别那么谦虚,自从你来到这儿,从东海前往伟大航路的海贼,大幅减少,本部对你的工作相当满意啊!不过,你也要注意休息,给自己放个假。罗格镇毕竟是因为海贼热闹起来。”司令官隐晦提醒斯摩格,该放水的时候要放水。

    罗格镇的繁荣,七成和海贼有关,每年来到这儿,瞻仰杀死海贼王的高台的游客(海贼),给罗格镇本地居民,带来大笔财富,游客少了,收入降低,镇民自然会抱怨。

    西海!

    亨纳尔王国,赫斯港。

    一间昏暗的屋子。

    哗啦!

    冰冷的海水泼在身上,大狗达基被呛醒,他咳嗽着,用朦胧的眼神,扫了眼屋子。

    “妮可·罗宾!”

    “达兹·波尼斯!”

    罗宾合上书,微笑看着达基:“我回来了!”

    《惊变!鬣狗会头目列昂在家中被枪杀!》

    《大狗达基归来复仇!》

    《鬣狗会重组!》

    不久,赫斯城的新闻头条,全部换成了这样的话题,街头的枪杀、火并,接连上演。

    高山岛,夜幕下,灯火通明的楼阁。

    伴随着两声婴儿啼哭,两个新生命,先后来到这个世界。

    “男孩,女孩?”

    满头是汗的郑子菁张开第一句就问。

    “恭喜夫人,贺喜夫人,带把的!”接生婆道贺。

    郑子菁吁口气,高兴说:“男孩好!”

    另一间屋子。

    “男孩,女孩?”小萱同样问。

    “恭喜,恭喜,是个男孩!”

    小萱面露喜色,又问一句:“夫人那边儿呢?”

    “也是个男孩!”

    小萱的笑容露出一抹难看,但她很快掩饰过去。

    郑家大宅的亭中,李斯特和郑轩坐而对弈,一个管家匆匆跑来,喘着大气说:“生了!男孩!”

    郑老爷子瞥一眼李斯特,说:“要笑就笑吧,年轻人要有年轻人的样子,学老人家,装什么云淡风轻?”

    “嘿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李斯特咧嘴,他还是第一次体验初为人父的心情。

    很难描述,就仿佛自己在这个世界,有了血脉联系。

    半月前,算着孩子出生日子,他就来了西海。

    罗宾也跟着过来,主动揽过了开辟西海西岸市场的任务,她清楚自己的优势。

    东海,局势基本定型,她一个外来人,很难插手。

    西海东岸,郑子菁经营起诺大声势,她不会去自讨苦吃。

    而西海西岸,她在这儿混了十余年,黑暗世界的事儿,一清二楚,凭着她的经验,再加上总公司的支持,她是鱼归大海,可以混得风生水起。

    达兹·波尼斯则是为报答李斯特的两次救命之恩,在他们抵达高山岛后,投靠过来。

    海圆历1516年5月,花之国国王寿终正寝。

    按照花之国的规矩,国王之位将由国王嫡长子三王子继承,但王位太诱人。

    拉拢了一部分国王军的大王子,发动叛乱,杀入王宫,杀死了即将继位的三王子,宣布继位。

    大王子叛乱,得国不正,立即引来其余王子抨击,各方提督分别扶持了一位王子,割据一方,同时打着为三王子复仇的旗号,向着王都进发。

    十六王子熙也发了一通声明,并得到刺桐港提督支持,加入这场权利的游戏。

    花之国内战爆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