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五十六章 战场!庸医希鲁鲁克!

    “先克沿海,再夺内陆!”

    以水军为重的郑子菁,相当清楚自己一方的优势。

    花之国的这场内战,引来世界政府高度重视,但碍于世界政府不得干涉加盟国内政的条例,世界政府、海军都只能观望,话是这么说,依旧有大量cipher pol的成员活跃在战场上,收集着各方情报,提供给世界政府。

    战场是最磨砺人的地方,经历过战场的洗礼,才算真正的战士。

    古伊娜握剑走上战场,戴着面具的她看不见表情,呼啸的风中,箭矢如雨下,她拔剑出鞘,一剑劈出,仿佛是雷电般的蓝白色剑波,劈开了箭雨,劈开了城墙。

    另一处战场。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大地撕裂,两道身影在激战,花之国作为整体国力不输和之国,甚至更强的大国,自然不乏高手。

    而这样的战乱之世,最容易出豪杰、英雄。

    以拳对拳,武装色、见闻色霸气对抗,在这样的战场上,顶尖武力左右战局。

    最后,李斯特一拳击碎了对方的武装色霸气,又一次取得了胜利。

    这已经是李斯特第十九场胜利,并且是完全依靠武装色霸气、见闻色霸气的胜利。

    花之国对霸气的开发、利用,丝毫不逊色于和之国,李斯特将这里,作为磨砺霸气的战场,他在一次次的交战、厮杀中,砥砺自己,这样的战场,不是和雷利、汉库克、比斯塔那样的切磋,是真正的生死战场,容不得半点留情。

    海圆历1516年11月,花之国的混乱内战,局势逐渐清晰。

    拿下王都的大王子,率领国王军,平定北方各个武装。

    以刺桐巷为根基的十六王子,有着郑氏支持,以及九宝水军投靠,扫平沿海和南方。

    花之国四季分明,进入11月,凛冬已至,不适合大军作战,双方默契的割据,暂时休养。

    就在西海东岸战火燃烧之时,西海东岸,两股势力悄然崛起,并引起了西海玛菲亚委员会的关注。

    西海玛菲亚委员会是该组织最高权利机构,由公认的五大玛菲亚家族创建,并随着组织发展,如今已增至23个家族。

    “卡彭家族!”

    “鬣狗会!”

    磁鼓岛。

    自从失去了医生,岛上居民看病难的问题,越来越严重,更让村民闹心的是一个叫希鲁鲁克的庸医,到处给病人看病,这就算了,关键他开的药,奇奇怪怪,看病的方式,也让人受不了。

    村民们抱怨着国王军不够给力,这么久还没把那家伙抓捕归案,希鲁鲁克大概是磁鼓岛的村民,唯一希望被国王军抓走的医生了。

    瓦波尔也很烦这个家伙,他的行为,是对他“狩猎医生”法令的藐视,为了抓获他,瓦波尔想了个卑鄙的法子。

    瓦波尔派人散播消息,城堡的20个医生生病了,没有人再能给国民治病。

    没人看病,病人就得死,国民们沸腾了,群情激奋,围向城堡。

    而这,就是瓦波尔的诡计,希鲁鲁克那么喜欢给人看病,要是城堡的医生生病,他也会来的吧?

    命不久矣的希鲁鲁克,果真来了。

    监狱中,多尔顿回忆着那晚,希鲁鲁克的话,历历在目。

    得知自己中计的希鲁鲁克,没有愤怒,没有悲伤,没有惊慌,而是庆幸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!原来没有病人!”

    “我还真以为国家发生大事了……什么嘛,原来只是被骗了啊!”希鲁鲁克高兴的说。

    “哈哈!”瓦波尔发出嘲讽的大笑:“就是真的发生大事,也用不着你这种蹩脚医生来,笨蛋!别理他,打死这个叛国者!”

    “住手!我不用你们动手!”

    希鲁鲁克抬手阻止,他本就命不久矣,他坐在地上,大声问:“你们认为人什么时候会死呢?”

    “心脏被枪打中的时候吗?”

    希鲁鲁克自问自答:“不是!”

    “绝症发作的时候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!!”

    “喝下剧毒的蘑菇汤时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!!!”

    “是被人忘记的时候!!”

    希鲁鲁克拿起地上装有炸弹的酒,给自己倒了一杯,开怀笑说:“就算我死了,可是我的梦想会实现。国民受伤的心灵,也一定能治好的!”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哭?多尔顿?”

    “国家也一样吗?”多尔顿问。

    “嘿嘿,只要有‘继承者’的话,就可以!”

    希鲁鲁克回答:“马上就会有个怪物来这里。是我的儿子,不许碰他!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乔巴!你的蘑菇……可毒不死我!”

    他高高举起酒杯。

    “真是!!美妙的人生啊!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,乔巴!”

    伴随着一声炸响,火光冲天而起。

    希鲁鲁克的话,给了多尔顿极大的触动,为此,他第一次违抗了瓦波尔的命令,拒绝杀死赶来救希鲁鲁克的吃下了超人系人人果实的驯鹿乔巴,还将他放走。

    面对瓦波尔的斥责,多尔顿痛心说:“你们还不明白吗?唯一想拯救这个国家的人,刚才已经死了。在其他人都放弃这个国家而陷入绝望时,只有一位善良的医生想拯救这一切,可他刚才死了!”

    “那种没用的小医生少了一个又怎样?要道歉就趁现在,多尔顿!”瓦波尔生气说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看见这个国家的将来了,那就是,灭亡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只要我们站在国民之上,就无法重建这个国家!无论这个国家的医疗技术有多发达!无论药物研究如何有进展!笨蛋是无可救药的!”多尔顿愤怒大喊。

    多尔顿挑战了瓦波尔,战败!

    之后,瓦波尔就将他关押进监狱。

    对这个护卫队长,瓦波尔还是很看重的,他给了多尔顿选择,只要说句“对不起”,就可以原谅他,为了国家,多尔顿选择了忍耐,他活了下来。

    酒馆!

    “哈哈哈,多尔顿,为了祝贺你出狱,来,我们一起喝一杯!”克罗马利蒙举起杯子劝道。

    多尔顿忧心忡忡,挤出个笑容。

    “不要愁眉苦脸的嘛!来,喝!”

    几杯酒下肚,多尔顿的郁气散了不少,克罗马利蒙笑着说:“我给你介绍个人。”

    穿着厚实皮毛大衣的贡西走出来。

    “这位是贡西,一个商人。”克罗马利蒙介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