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七十一章 萨卡!弗兰奇和艾斯巴古!

    土圆一郎一脸认真,他很清楚,来到道场学习剑道的孩子,大多出身低下,家庭贫困,有的甚至连饭钱都交不起。

    他们学习剑道的目的,不是成为什么剑豪、大剑豪,不是什么世界第一。

    而是希望凭此,获得一个机会,一份工作,从而改变自身命运,改变家庭生活!

    简而言之,学成文武艺,货与帝王家!

    这是一个沉重的社会问题,李斯特岔开话题,问:“怎么没见到索隆?”

    “哦,索隆进山修行了,他更喜欢独自一人修行,而他修行的方式,别人也学不来。”土圆一郎说。

    现在的索隆,已经取代古伊娜,成为道场的“大师兄”,实力在同一拨小伙伴中拔尖不说,比他大的,都已不是他的对手,也就萨卡能和索隆较量一下。

    “那是萨卡!”

    李斯特看向领着一群孩子训练的银发少年。

    一心道场,除耕四郎外,有两个同龄人得到了索隆的认可,一个是打败了他2001次的古伊娜,一个是古伊娜走后,能够和索隆较量的萨卡。

    在得到象征一心道场传承的“和道一文字”后,索隆把自己常用的佩刀,送给了萨卡,并和他立下约定,索隆以成为世界第一大剑豪为目标,萨卡则立志要掌握正义之剑,把正义之剑发挥到极致。

    李斯特在村子修行时,和萨卡的关系也不错。

    萨卡和索隆同一年出生,只是萨卡是4月份,索隆是11月份,所以萨卡已经16岁。

    年轻的萨卡,正值做梦的年龄,对世界充满幻想,吃过晚饭后,萨卡找上李斯特。

    “你想要出海?”

    “嗯,我想要磨砺自己的剑道,踏上修行之路。可是,老师说还不是时候,所以,我想请你帮忙,说服老师。拜托了!”萨卡说。

    作为和学生朝夕相处的老师,耕四郎对学生的情况,不说了若指掌,起码是要比李斯特具体,他说还不是出海的时候,自然有他的原因。

    道场内,和索隆、萨卡同批的学生,大多已经出去谋生,耕四郎还留着他俩儿,可见对他二人抱有期待,带在身边儿打磨。

    其他那些学生,顶多能在东海混,索隆和萨卡,是可以去伟大航路闯一闯,要学的自然比别人多。

    不过,看着萨卡期待的样子,李斯特还是说:“我可以和耕四郎先生说,成不成,还是得看耕四郎先生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,李斯特大哥!”

    “你别高兴太早,既然耕四郎先生说还不是时候,那一定是还有你需要学习的地方。”李斯特给他泼冷水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已经很强了!而且,我感觉留在道场,对我已经没有太大的帮助!”萨卡自信的说。

    李斯特微微一笑,说:“急于求成不见得是好事,一心道场注重心灵结合身体的修行,需要时间沉淀,讲究厚积薄发,你基础打得越牢固,以后走的越远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!”萨卡点头,说:“可是,我觉得去海上磨砺,对我更有帮助。”

    萨卡之所以这么说,是因为一些去出海的师兄弟,偶尔回来,就会吹嘘自己在海上的经历,而这些经历,对窝在村子里,没见过世面的孩子,无疑是丰富多姿的,令人神往的。

    而且,这些人的实力,的确较之在道场时,会有不小的提升。

    这是因为他们在经历过真正的战斗,见过血以后,从道场中学来的用来比试、较技的剑道,变得更为实用,更适合拼杀、战斗。

    以前不及自己的人在进步,对比下,萨卡难免会急躁。

    年轻人嘛!

    既然萨卡坚持,李斯特就没再劝。

    大海真的有那么美好吗?只有亲自去看了才知道。

    水之都。

    办公室内。

    艾斯巴古背靠椅子,拿着报告文件沉思着,李斯特果断撤资后,卡雷拉造船公司就成了他名义上的私人公司。

    但是,这其实不是他的本意。

    艾斯巴古虽然想稀释李斯特的股份,却不希望李斯特退出,他真正的目的,是引起李斯特和他背后势力的争斗,他在居中协调,从而形成一种平衡。

    只是,李斯特退的坚决,使得艾斯巴古的谋划落空了。

    同时李斯特坚决撤资,给艾斯巴古提了个醒,对方肯定嗅到了危险的气息。

    尽管和世界政府有了深入合作,但艾斯巴古始终怀有警惕心,他知道身边儿一定有世界政府安插进来的情报人员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是谁,他也不会去细查,查出来又如何?他能做什么?

    杀了?

    艾斯巴古相当聪明,他又不是三皇那样的人物,无惧世界政府,他知道那样做反而会把自己置身于危险的境地,让自己的“水之都拯救计划”夭折。

    艾斯巴古尽量不让自己落出破绽。

    “汤姆先生,你看着吧!我会继承你的梦想,一生保护它,保护这一切,无论是这座城市,还是这份设计图!”

    咚咚!

    敲门声打断艾斯巴古的思绪。

    “请进!”

    戴着眼镜的金色短发女秘书卡莉法推门而入,她轻扶眼镜框,说:“艾斯巴古先生,有客人!他说只要对你说卡迪·弗兰姆你就会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弗兰姆?”

    艾斯巴古摘下眼镜,一脸吃惊,他记得4年前回到这儿时,遇见失意酗酒的可可罗婆婆,她对他说卡迪·弗兰姆撞上海列车自杀了,而他也看到世界政府的新闻通报,确认卡迪·弗兰姆死亡。

    他还活着?

    艾斯巴古思绪急转。

    “让他进来吗?”卡莉法问。

    “不!”艾斯巴古在不确定公司内部谁是世界政府耳目的情况下,理智的说:“让他离开!”

    “好的!”

    卡莉法走出办公室,来到大厅,对弗兰奇说:“艾斯巴古先生不愿见你,请你离开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弗兰奇生气的说:“那个家伙。”

    对于鱼人汤姆的死,弗兰奇一直心怀愧疚,他难以面对曾经熟悉的人,所以呆在废船岛的这4年,弗兰奇基本是个宅男,除完成阿卡姆集团交付的任务外,很少联系别人。

    但亲眼看着艾斯巴古逐渐改变水之都,弗兰奇还是数次走过卡雷拉造船公司门口,几次站到门前,却没有勇气踏出那一步,直到今日才鼓起勇气,想来跟艾斯巴古叙叙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