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七十五章 视察!来自海军本部的祇园!

    罗格镇。

    斯摩格率领着士兵,迎接来自本部的特别视察团。

    年初老迈的长官退休离任后,斯摩格接替老司令官的位置,成为海军本部驻东海罗格镇直属基地的最高长官,军衔也从中校,提拔到了上校。

    斯摩格是个直男,不会迎合上司,所以他在港口就没搞那些虚头巴脑的东西,弄什么奏乐啊,仪仗队啊,之类的欢迎仪式。

    一艘来自海军本部的庞大军舰停靠,上边儿下来数人,为首是个戴狗头帽子,迈着四方步的老汉。

    狗头帽老汉,自然就是海军英雄卡普,同样是年初,随着新世界四皇格局确立,世界政府意识到海军也该迎来更新换代的时候,一拔年轻校官被提拔起来,而像卡普这样,上了年纪的海军老人,权利下放,逐步开始养老生活。

    这人一到退休年龄,就老得快了,两三年前还一嘴黑胡子、黑发,现在卡普已经是一头灰白短发,一嘴灰白短须,显露老态,当然,卡普还没退休,作为海军树立起来的典型和牌面,卡普目前接了泽法的职位,担任海军本部总教官。

    尽管已经不在实权部门,但卡普依旧在海军内部,有极大的影响力。

    “卡普中将!我是罗格镇驻守海军司令官斯摩格!”斯摩格带着士兵们敬礼。

    卡普抬头,露出狗头帽下的老脸,慈祥的说:“战国说你做的不错,好好干!”

    “是!”斯摩格大声说。

    “这位是本部的祇园中将。”卡普给斯摩格介绍。

    “中将阁下!”斯摩格敬礼。

    祇园微微点头,算是回应。

    “祇园,接下来就交给你们了。”卡普扣着鼻子,对身侧个子高挑的祇园说。

    斯摩格立即意识到,本部忽然派出的特别视察团,真正管事儿的是祇园中将。

    卡普只是在罗格镇走了个过场,就带着副官博加德搭乘军舰,往哥亚王国方向去了。

    本部将校熟悉卡普的都知道,近几年卡普有事儿没事儿就翘班回东海。

    对此,战国和鹤没少抱怨,但没办法,谁家没个熊孩子?

    为了自家那孙子,卡普可是操碎了心啊!

    祇园是第一次来东海,对这个处决过海贼王的城镇,很感兴趣,带着一众海军女兵,先去了处决罗杰的广场,看了那座耸立的高台。

    斯摩格作为东道主,自然得作陪,他看着祇园一行,心里有些纳闷,这个特别视察团,也太放松了吧?

    从头到尾,对方都没问过他公务上的事儿,反而是这看看,那玩玩,一副出来观光旅游的样子。

    趁着祇园她们走进家店铺,斯摩格拉住视察团里的熟人,于南海一役中,晋升为中校的,和他同期的女军官缇娜,问出了心里的疑惑。

    缇娜有些诧异的说:“缇娜本来就是出来玩的啊!”

    斯摩格一怔,摸摸后脑勺。

    缇娜解释说:“这是本部女兵的福利,每年年底,我们都有一次公费度假的机会。你难道没发现军舰上全是女兵吗?”

    “鹤中将和祇园中将听说最近东海有个招聘节,就提议今年来东海看看。”

    斯摩格恍然。

    怪不得!

    一艘大船上,梳着大背头,披着黑色大风衣的克洛克达尔立在船头,目光阴沉而深邃,远眺东海的海面。

    克洛克达尔这些年一直在阿拉巴斯坦布局他的“伊甸园计划”,许多事儿都按照他的谋划进行,只是没能邀请到罗宾,给他的计划增加了极大的难度,毕竟就算真的找到隐藏于阿拉巴斯坦的记载着“冥王”下落的历史正文,没人翻译,他也看不懂啊!

    但在今年,随着《历史正文解读办法》的横空出世,给克洛克达尔快要熄灭的火焰,添了一把油,克洛克达尔惊喜之余,还有些懵,他着实看不懂李斯特的操作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李斯特那么重视罗宾,一定和他一样,想着夺取某件古代兵器,而《历史正文解读办法》这种东西,属于奇货,那是奇货可居,肯定不能让别人抢去,哪儿会主动公布呢?

    所以,克洛克达尔来到东海,就是想问个清楚。

    当然了,这只是他来东海的原因之一,自从被李斯特打败后,克洛克达尔对李斯特就很关注,派出巴洛克华克的情报人员,来到阿卡姆子爵领,而阿卡姆子爵领的发展,引起他的注意。

    “呋呋呋呋……”一阵低沉的笑声中,一个金发的男人走下船,他戴着太阳眼镜,穿着粉红羽毛大衣及九分裤,穿着尖头鞋,瘦高的身躯,外八字的步伐,格外显眼。

    王下七武海之一,天夜叉唐吉诃德·多弗朗明哥!

    这个在伟大航路的新世界、乐园段臭名昭著的家伙,在东海却没什么名气。

    往来行人顶多多看他两眼,东海“和平”的环境,让这儿的居民,对纵横伟大航路的大海贼,没有深刻的印象。

    跟着多弗朗明哥一起来的还有麾下最高干部迪亚曼蒂,以及baby-5、巴法罗、马哈拜斯等普通干部。

    多弗朗明哥目光扫过繁华热闹的港口,笑着说:“就是这里吧?在西海破坏了我们生意的家伙!”

    迪亚曼蒂头戴毛边帽,脸上有两条面纹,身穿红色披风,打扮像土著部落。

    他看向建于离海岸不远的高大建筑,说:“企鹅乐园,阿卡姆集团总部,如果没有弄错的话,就是这儿了。”

    “呋呋呋呋,有趣,一个从东海起家的家伙,去西海和我们抢生意。”多弗朗明哥大笑。

    “真是不知天高地厚,少主,只要我和baby-5出手,就能把那家伙抓来,交由少主处置。”巴法罗说。

    “不要着急,难得遇上个有趣的家伙,就让我们多玩一会儿!”多弗朗明哥咧嘴。

    招聘节,开幕会当天。

    清晨,阳光刚从东边儿冒出来,整个阿卡姆子爵领,就陷入狂欢、热闹的气氛中。

    游客太多了!

    现在的阿卡姆集团,声名远播,赶来岛上的不止有自认为怀才不遇的“人才”,想在此赚上一笔的商人,还有各国贵族、富豪,以及那些行走在黑暗中的小偷、海贼之流,可谓是三教九流,鱼龙混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