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二章 处置!和多弗朗明哥顺利的交易!

    怎么处置艾斯呢?

    这是个难题。

    把他拉去工地搬砖显然不合适,因为这货也是个能闹腾的主。

    艾斯和那些经历了三天审判日的海贼不同,那些海贼差不多都被三天的血腥杀戮,吓得根本不敢反抗了,他们在知道自己的审判不是死亡后,几乎个个都是露出狂喜之色。

    不怕死亡和敢于直面死亡是两回事,一个个曾经熟悉的的人,在自己面前被砍掉脑袋,那种视觉冲击,足以击溃大部分的心灵,别说是海贼,就是训练有素的谍子,都有可能会崩溃掉。

    所以,从鬼门关走一圈再回来,那些海贼,大部分只剩下了对生的喜悦,已经没有反抗的念头。

    艾斯就不一样了,火一样的暴烈性格,一点就着,单纯还不服输,把他弄得工地去,不出半天,准惹出一堆麻烦!

    那无异于往一群绵羊里放一只狼进去,给自己添堵,找不快啊!

    “算了,先关他一段时间吧!”

    在李斯特眼中,艾斯就是个因为家庭环境而产生叛逆心理的问题少年罢了,谈不上大奸大恶,但犯错了就是犯错了,人生就是这样,永远不知道下一刻会有怎样的惊喜。

    随着李斯特的决定,艾斯被关入了暗无天日的地下监牢。

    至于丢斯,在其父母缴清罚款后,拒绝了他父母为他保外,被送到了工地服刑,因为他自己是个医生,所以他的待遇还算可以,直接进了工地的医务部门。

    在此期间,丢斯接触了许多海贼,从他们那儿听到了不少故事,他将那些故事整理成册,写了一本小说,名字是《那些年,我在工地的日子!》,畅销东海。

    此是后话了,暂且不提。

    把领地各种事宜部署妥当,李斯特带上迪亚曼蒂,来到了西海。

    阿卡姆集团西海分部的发展相当顺利,一方面是因为拿下花之国后,有着国家力量支持,想不顺利都难,另一方面,也是因为身为负责人的罗宾的掌舵。

    罗宾的逃亡之路,给她积累了足够的阅历和经验,在她的布局下,西海分部通过玛菲亚教徒的关系网,迅速扩张,积累了足够多的财富,并利用这些财富,打通了高层权贵,逐渐垄断了一些产业。

    相比起东海的和平环境,西海的争斗就要暴烈和直接得多,生意上的往来,往往会涉及到暴力团伙的武力冲突。

    因此,罗宾自然网罗了一批实力不俗的打手,从武力层面上讲,西海分部还要强于东海总部。

    这次前往新世界,李斯特提前和罗宾打了招呼,需要她这边儿提供支持。

    李斯特的规划中有两条线,一条是从东海向乐园段,再向南海扩张,一条是从西海向新世界,向北海扩张。

    这两条线,第一条已经基本打开了,而第二条,在西海根基稳固的情况下,也是时候展开。

    罗宾在“thriller bark游乐园”短暂避难后,就回了西海,继续开展工作。

    李斯特到来时,她已经抽调出分部的精锐,组成了由五艘大船构成的船队。

    关押好迪亚曼蒂,罗宾召集西海分部的高层,开了一次会议,就分部的发展情况,跟李斯特做了汇报。

    西海分部一直是罗宾在负责,李斯特很少插手和过问,这是对她的信任。

    但信任归信任,以罗宾的情商,自然不会将这种信任,视为可以肆意妄为的资本。

    罗宾一直善于明哲保身,所以在许多事儿上,她做的滴水不漏,这是多年以来养成的习惯。

    尽管分部一些大方向的决策,她都可以自己做主,但还是会跟李斯特商量,尤其人事方面的任命,她基本会提交给李斯特,由李斯特来任命,确保李斯特对西海分部的控制。

    在西海岸的滨海小镇,李斯特陪罗宾渡过了她的25岁生日,并把一枚戒指,戴到了她的手上。

    紧接着,两人带着船队,抵达花之国,跟现在花之国的真正掌权者郑子菁,进行了一次会晤。

    这一次进新世界,李斯特还要联合花之国的水军,因为光凭西海分部的力量,还无法在新世界站稳脚跟,要是有花之国的水军帮忙就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船队在花之国进行了修整,停留了半个月,期间李斯特在郑子菁帮忙下,和各家水军栋梁进行了密会,双方达成了合作协议,同时李斯特也陪了下自己的儿子。

    新世界,德雷萨罗斯。

    王宫。

    昏暗的屋子里,多弗朗明哥坐在椅子上,一个女人穿上衣服,披上了斗篷。

    “你还在坚持什么呢?维奥莱特!”多弗朗明哥面向窗口,他坐在这儿,可以俯瞰城市。

    女人不说话,径直走向大门。

    “呋呋呋呋,真是愚蠢的女人啊,这么久了,还是不明白,在这片大海上,弱者可没有选择的权利。”

    女人止住脚步,抬头看了眼多弗朗明哥靠着的椅子,然后打开门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布鲁布鲁布鲁……”

    电话虫响起。

    “国王陛下,一支悬挂了黑色蝙蝠旗的船队,出现在了港口。”

    “哦?终于来了吗?蝙蝠混蛋!呋呋呋呋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港口,德雷萨罗斯的国王军进行了清场,所有无关人员,都被拦到了港口外。

    多弗朗明哥带着家族干部,出现在了港口。

    多弗朗明哥扫一眼李斯特带来的十艘战舰,脸上没有什么意外之色,看向李斯特一行,多弗朗明哥直接迎上前,说:“蝙蝠混蛋,迪亚曼蒂呢?”

    “我的岛屿呢?”李斯特说。

    多弗朗明哥拿出一个记录指针,丢给李斯特,说:“跟着它,你就能找到了。”

    李斯特看了眼记录指针,上面标着“cessna”。

    “塞斯纳岛,七年前,还有一个小国,塞斯纳王国,后来战争爆发,塞斯纳王国在战争中覆灭,现在那儿是我的地盘,岛上还有一座城市,近十万人口。”

    多弗朗明哥说:“怎么样?把迪亚曼蒂还给我,它就是你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可以!”

    李斯特挥挥手,船上的护卫押着迪亚曼蒂下来。

    看到迪亚曼蒂戴着手铐,堂吉诃德家族的人都露出愤怒的表情。

    因为多弗朗明哥的缘故,堂吉诃德家族内部的人,都极为重视家人之间的感情,所以,看到身为最高干部之一的迪亚曼蒂受到这样的侮辱,家族内的人,都有感同身受的羞恼。

    迪亚曼蒂也有些脸红,毕竟来这儿的,不乏他的手下,让手下看到自己狼狈的样子,饶是迪亚曼蒂脸皮厚,此时也恨不得有个地洞给他钻进去。

    多弗朗明哥挑眉,说:“你就是这样照顾我的家人?”

    李斯特看他一眼,说:“难道我还要把他当国王供着?你看我还给他治伤,还把他养的白白胖胖的,可以了,要是别的海贼,直接扔工地干活了!”

    护卫打开迪亚曼蒂戴着的海楼石手铐,把迪亚曼蒂往前一推,迪亚曼蒂回到多弗朗明哥身旁儿。

    “好了,我们的交易结束。再见,多弗朗明哥。”李斯特说。

    “呋呋呋呋,怎么,不是说要来德雷萨罗斯游玩吗?就这样走掉吗?”多弗朗明哥问。

    “我倒是想游览一番,可惜,你的手下似乎不太欢迎我。”李斯特看一眼对他怒目而视的堂吉诃德家族的干部们。

    “他们可不是我的手下,而是我的家人!”多弗朗明哥强调。

    李斯特一笑,带着人,走回船上,船队缓缓驶出德雷萨罗斯的港口。

    “多弗,就这样让他们离开吗?”迪亚曼蒂忍不住问。

    “迪亚曼蒂,你还有脸说话。要不是因为你的无能,怎么会让少主蒙羞!”baby-5语气不善的说。

    迪亚曼蒂顿时红着脸,梗着脖子说:“谁知道那个李斯特,实力会那么强大呢?”

    “别再找借口了,真是够难看的!”一个尖细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说话的是堂吉诃德家族最高干部之一的瑟卡,他身披铠甲,头上带有十字护面的头盔,身材高大,有着波浪状的头发,肩膀处纹有黑桃标志。

    瑟卡的性格貌似沉默寡言,不苟言笑,其实是因为他说话时候会发出与其身材严重不符的比较尖的声音,出于自卑而很少说话。

    “够gou难看的【g】!”拉奥·g将身体扭曲成一个字母“g”。

    迪亚曼蒂气得不轻,但又没法反驳,因为这次失利,不仅给堂吉诃德家族抹了黑,还让堂吉诃德家族损失了一座岛,哪怕他是最高干部之一,也有些挂不住脸啊!

    “算了,都是过去的事儿了,责备迪亚曼蒂,也不能改变历史!”

    迪亚曼蒂顿时感动得哭道:“既然您都这么说了,我就勉强被原谅了吧!!”

    “只是,就这么让他们离开的话……”迪亚曼蒂心有不甘,他还等着回到德雷萨罗斯,跟着多弗朗明哥一起复仇呢!

    “那个,我说,不要着急,迪亚曼蒂,你忘了塞斯纳是什么地方了吗?”托雷波尔吸溜着黏糊糊的鼻涕,慢吞吞的说。

    迪亚曼蒂反应过来,说:“啊,对了,多弗给他的岛屿,是那座岛啊!塞斯纳岛,败亡者之岛!”

    “每年从伟大航路乐园段,来到新世界的新人们,不知有多少,而这些狂妄之辈,竟然妄图去挑战新世界的皇者们,但是,作为新世界的皇者,岂是那些平庸之辈能挑战的?作为失败者,他们要么屈服于强大的皇者,要么如丧家之犬,退出新世界,还有一些人,在新世界的夹缝中,苟延残喘。”

    多弗朗明哥说:“塞斯纳岛,就是这样一个夹缝!呋呋呋呋,就让蝙蝠混蛋先去和那些失败者们战斗吧!呋呋呋呋!”

    “有意思,多弗朗明哥竟然老老实实的交出了岛屿,还没有追出来。”李斯特把玩着记录指针。

    新世界的记录指针和乐园段有所不同,乐园段的记录指针,线路都是固定的,所以只有两根指针,新世界的记录指针,一个针盘上有三个航线的指针。

    “多弗朗明哥,这家伙可不像那种遵守信用的人。”辰蜃摇着折扇,说。

    “据我所知,多弗朗明哥私下里经营着非法的人类拍卖所,为天龙人和富豪贵族们提供奴隶,绑架各种族生物。而且,他在地下世界从事军火生意,其势力遍及世界各处,是地下世界里的中介,代号‘joker’!”

    李斯特点头说:“事出反常啊,肯定有问题!”

    他这趟来,可是做好了各种准备,担心战力不够,还跑去花之国摇人,把辰蜃、海精等拉来撑腰。

    可以说,李斯特充分做好了跟多弗朗明哥开战的准备。

    但,多弗朗明哥一反常态的配合,让他也没了动手的理由。

    “塞斯纳岛,你们知道这个地方吗?”

    海精摇头,说:“虽然现在的新世界大部分是四皇的领海,一些国家,既是加盟国的同时也深受海贼影响,存在着双重支配构造的国家也并不罕见。但是由于海贼的冲击,使得新世界十分混乱,一些小岛政权,早上还属于这伙海贼,晚上就改旗易帜的情况,十分普遍。所以,哪怕是世界政府,对新世界的了解,也很有限。”

    辰蜃说:“我可以问问我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新世界还有朋友?”李斯特诧异的看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怎么,有朋友很奇怪吗?花之国九支水军,这么多年以来,每家都有自己的关系网。”辰蜃说。

    辰蜃掏出了自己的电话虫,拨了个号码。

    “摩根斯先生,我是……”辰蜃跟对方沟通起来。

    摩根斯?

    李斯特挑眉。

    聊了一会儿,辰蜃才说:“这次找你,是想跟你打听个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地方?这个世界上,只有我不想知道地方,没有我不知道的地方。”对方自信十足的说。

    “那你知道拉夫德鲁在哪儿吗?”辰蜃问。

    “嘎?咳咳咳……不知道,快说吧,除了拉夫德鲁。”

    “塞斯纳岛!”

    “塞斯纳岛?我想想,哦,你说的新世界的败亡者之岛!”

    “败亡者之岛?”

    “嗯,那是最近才流传开的叫法,这座岛屿,之前有个非世界政府加盟国塞斯纳王国,唐吉坷德·多弗朗明哥成为德雷萨罗斯国王后,让人挑起了周边儿国家的战争,不久后,塞斯纳王国灭亡,岛屿被堂吉诃德家族接收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