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零二章 杰克的拳!又见红发海贼团!

    旱灾杰克。

    百兽海贼团三灾中,最年轻的男人。

    据说他今年才23岁,实力却极其强悍,目前赏金高达8亿5千万贝利,性情易怒,十分残暴。

    杰克眺望港口,凯多要他看一下李斯特的实力,怎么看,当然是打一架了,不打一架,怎么知道他强不强?

    至于说会不会引起别的矛盾,杰克毫不在意,他向往的就是凯多那样的强大,遇上对手,不服就干,赢不赢又是另一回事儿了,反正,干就完了!

    离着港口还有段距离,杰克就纵身而起,越过这段距离,重重砸到了码头上,张嘴就是大嗓门:“那个东海来的家伙在哪里?让他出来,接我一拳!”

    “你这头蠢象,在这儿叫唤什么?”粉色西服的萨格雷斯沉声一哼,脸色不悦。

    “哟,是你这只臭猩猩啊!听说你被打败了,真是让人失望啊!总督还等着你去挑战他呢!”

    杰克显然认识萨格雷斯,语气透着嘲讽,说:“让东海那个家伙出来,总督让我试一下他的实力,还可以的话,就让他加入我们!”

    萨格雷斯额头冒青筋,直接跃起,一拳砸向杰克,说:“你的态度,真是让人火大!”

    当!

    金钟擂大锤一般,萨格雷斯和杰克互换了一拳,各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杰克摇摇身体,对萨格雷斯说:“臭猩猩,我今天不跟你打,我找的是塞斯纳岛的新主人!”

    萨格雷斯脸一黑,呼了口气,让开到了一边儿。

    李斯特站出来,走向杰克,说:“我就是李斯特,你出拳吧,我接着!”

    杰克低下头,俯瞰李斯特,说:“接好了!”

    杰克握拳,直接向下打出一拳,狂猛的气势,裹挟身躯的力量,拳未至,拳风已是吹起了风沙。

    杰克是鱼人族混血,拳头足有桌子那么大,本身力量就极为恐怖,而他出手,从来都不会留手,一拳下去,要么你死,要么我死,极为暴虐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拳落处,霸气激荡,肆意的气流,从对撞处扩散,仿佛爆发了一场风暴般,让关注此处的人,都不禁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“谁胜谁负?”布洛怀耶下意识看向卡塔库栗。

    “杰克退了两步,那个人略占上风。”卡塔库栗说。

    他话音落后,杰克庞大的身躯摇晃,连退两步,把码头坚硬的地面,踩出两个深坑。

    而李斯特依旧站在原地,只是他脚踩处的地面,已经呈蜘蛛网般向四周裂开。

    杰克瞪着眼,似乎不相信自己会被比自己矮小得多的人类击退,吼了一声:“再来!”

    杰克右臂肌肉鼓起,硬化武装色霸气,脚步蹬地,拧身一拳。

    “我接你一拳,那就还你一拳!”

    李斯特望着硕大的乌黑色的拳头来到面前,脚步往地上重重一踏,身形拔高,一脚踩在拳上,借力弹起,瞬间出现在杰克胸前,右拳骤然发力,向着杰克胸膛递出。

    杰克视线下移,胸膛武装色霸气硬化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胸前仿佛被一记重锤砸中,紧接着,一股力量,穿透了他的防御,就像尖刀般,直接扎到心脏上,刹那间的刺痛,让杰克忍不住仰天痛吼一声。

    不远处,萨格雷斯一脸幸灾乐祸,杰克太大意了,竟然给李斯特近身的机会,“流樱”这种力量,就像是子弹里的穿甲弹,专为破解武装色霸气,何况,李斯特掌握的“流樱”,还融合了“八冲拳”中的冲击波的奥义,威力倍增。

    当然,不是说掌握这种力量就无敌了,而是说,面对了解不深的对手,足以让对方吃个暗亏。

    心脏受创,哪怕是杰克这样强悍的家伙,也痛得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杰克大人!”

    杰克带来的船员发出惊骇的喊声。

    “呼哧!”

    杰克捂着心口,从地上坐起,看向李斯特,说:“流樱?”

    百兽海贼团扎根和之国,对这种力量,自然有所了解。

    李斯特不答,只说:“我当你是客,所以互换一拳,还要再打吗?

    杰克站起来,他可不是会吃亏的主,直接拎起了拳头。

    眼见战斗就要上演,卡塔库栗忽然抬头,看向了海面。

    “喂,等等,快看,那艘船!”

    这时,有人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那不是红发海贼团吗?”

    杰克愣了下,拎起的拳头放在半空,下意识和其他人一样,转头向海面望去。

    两把交叉的西洋刀穿过骷髅头,它的左眼处,有着三道抓痕。

    一艘双桅杆的帆船,乘风破浪而来。

    港口码头聚集的大人物们,都认出了那艘船,雷德·佛斯号,以及那个旗帜的象征,红发海贼团!

    作为去年新晋的新世界第四皇,红发海贼团如日中天,气势正盛,没人愿意现在和他们对上,哪怕是老牌的皇者。

    杰克拎着的拳头,放了下来,新世界的人都知道,红发海贼团只有一艘船,雷德·佛斯号出现在这儿,那也就是说,整个红发海贼团都来了。

    杰克是莽,却不无脑,自家老大跟人家单挑都被干掉了,他何必装蒜呢?

    而且,他也不清楚红发海贼团的来意,和红发海贼团比起来,跟李斯特打架,就显得无足轻重了。

    不止是杰克,岛上的绝大多数人,都露出的紧张的表情。

    人的名,树的影,那可是统治新世界的四大势力之一啊,突然造访,谁会不紧张?

    别说普通人,就是比斯塔、蒂奇,以及卡塔库栗、布洛怀耶,都露出凝重的神色。

    倒是李斯特松开拳头,看向已经看不出当年模样的雷德·佛斯号,曾经的雷德·佛斯号,只是一艘单桅杆的帆船,随着红发海贼团在新世界航行,雷德·佛斯号也经历了一番改造,成了一艘双桅杆的帆船,这样船速更快,载重也增加了。

    雷德·佛斯号抵达港口,独臂的红发香克斯,带着自己的干部和船员下船。

    他目光一扫,把港口的情况收在眼里,大致猜到是怎么回事,对李斯特笑了笑,说:“你这家伙,好久不见,来新世界,怎么不来找我们,怕我跟你要酒喝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这不刚来,还没站稳脚跟,新世界,可不是东海,厉害的人太多了。等站稳了,肯定请你们喝酒,报答一下当年的恩情。”李斯特一笑。

    香克斯和李斯特的对话,让周围的人一愕,就是辰蜃、罗宾他们,都有些诧异。

    “那等太久了,我可等不及了,你看,我都带人来了,准备跟你讨杯酒喝啊!”

    香克斯微笑,走上前,目光一扫,对众人说:“大家给我个面子,今天开宴会,只喝酒,不打架!”

    香克斯的视线,落在杰克身上。

    杰克张张嘴,还想叫嚣两句,香克斯目光一凝,杰克庞大的身躯,晃了两下,他脸庞发白,流淌汗水,一句话没说出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,看来大家都没意见,李斯特,现在可以开宴会了吧?”香克斯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!拿出所有的好酒,好肉!不醉不归!”

    红发海贼团的出现,很快就改变了岛上的气氛,香克斯都开口了,谁敢不给他面子啊?

    街道上,载歌载舞,街道两边儿摆上了各种美食。

    “可以啊,什么时候和红发联系上啊?”喝酒时,辰蜃好奇问。

    “很早的事儿了。我没想到他们会出现。”

    辰蜃说:“不过,他们出现得很及时啊,化解了我们不利的局面,真要和杰克打起来,输了,局面被动,赢了,跟百兽海贼团结仇,对我们初期的发展可不利。”

    李斯特点头,香克斯的面子,还是很管用的,对于大多数海贼,它就是一种震慑,就是其他的四皇,都得慎重对待。

    觥筹交错,宾客尽欢。

    只是,有的人,美酒美食,如同嚼蜡。

    人群中,跟着比斯塔过来的蒂奇,尽量隐藏自己,不让香克斯发现,心里懊恼不已,自己没事儿出来浪什么?

    直接撞枪口了!

    在香克斯还年轻时,蒂奇跟香克斯有过一战,香克斯眼睛上的三道抓痕,就是他留下的,而香克斯给他留下的,则是那嘴稀缺的牙齿。

    如今,香克斯已经成为四皇,而他,还躲在白胡子船上,等待着机会,等待着梦想。

    这种不甘的煎熬,最近一年,都在折磨着蒂奇。

    蒂奇这次出来,一方面,是真的想出来散散心,排解一下郁闷之情,另一方面,也是好奇李斯特,别看他在白胡子海贼团上沉默寡言,实际上他一直关注着世界动向,收集着各种资料,在他看来,李斯特绝不是个甘于平庸的人,或许可以合作。

    可是,如果蒂奇早知道会遇上香克斯,他绝对不会出来,打死他都不会出来!

    其实蒂奇有些谨慎过度了,香克斯一开始就注意到了他,只是,香克斯现在的地位,和曾经不一样了,他现在代表的不止是他自己,还是整个红发海贼团,他要是对蒂奇动手,等于说直接向白胡子海贼团宣战。

    所以,只要蒂奇不做过分的事儿,香克斯不会把曾经的战斗,放到现在来提,何况,这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儿。

    如果只会睚眦必报的话,他就不是香克斯,而是蒂奇了,蒂奇是以自己的思维,来推测香克斯的心理,才会如此。

    各方势力的小弟们在外面吃喝,大人物自然有些特权,一起坐在了宴会厅里。

    李斯特作为主人,坐在了主位上,笑着说:“塞斯纳岛呢,之前是多弗朗明哥的属地,经过我们的友好交流,相见恨晚,多弗朗明哥就说啊,觉得我在东海太屈才了,就把这里送给了我,让我来经营,”

    “我来的塞斯纳岛以后,发现啊,这儿真是个好地方,岛上的居民都相当热情,夹道欢迎啊。”

    萨格雷斯、恩里克·迪亚士、奎埃拉·维迪露出古怪的表情,好似便秘一般。

    欢迎?

    欢迎你个鬼哦!

    “在座的,年龄都比我大,都是大哥啊,小弟初来乍到,也不太懂新世界的规矩,有什么冒犯、得罪的地方,还多担待。自罚一杯,算是赔罪啊!”

    李斯特喝了一杯酒,接着说:“我呢,是个生意人,来新世界呢,是来做生意,对于打打杀杀这种事,完全没兴趣。所以,塞斯纳岛在新世界,将是个中立组织,不参与任何一方势力的博弈争斗。我们之后会打造一座赌城,还希望大家多多支持,而且,你们要是有兴趣参加这个生意呢,我也欢迎,赌场一开,那酒店啊,餐饮啊,航运啊,等等,都是来钱的。”

    一般的海贼,对经营这种事完全没兴趣,还不如直接抢,多省事?

    没兴趣是一方面,没能力又是另一方面,因为经营管理,和打打杀杀是两码子事。

    一个实力强大的人,不见得能经营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,但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,却能管理好一个国家。

    但是,到了四皇这个层次,光靠掠夺,已经无法养活自己了,这时他们手底下,肯定有一批善于经营管理的人才,来维持整个组织的运转和开销。

    所以,李斯特说完后,宴会厅的人,都露出感兴趣的神色。

    李斯特和这些海贼,最大的不同之处,就在于他会把蛋糕分出去,而不是吃独食。

    就拿塞斯纳岛来说,如果是别的海贼占了,肯定是自己死死护着,不给别人进来的机会。

    李斯特不一样,他欢迎别人来投资,就是现在多弗朗明哥过来,说想在岛上开家店铺,李斯特照样欢迎。

    这样做,看似是把利益,分摊出去了,事实上,分摊出去的利益,换来的是更大的利益。

    塞斯纳岛的优势,也是它的劣势,处在四皇夹缝之中,它的主要客户,肯定是来自四皇管辖范围内,李斯特要是想吃独食,四皇只需要一句话,就可以让那些客户,不敢来塞斯纳岛,没了客户,还谈什么经营呢?

    而把利益分出去,让四皇有产业在塞斯纳岛,他们有收入,有利益可图,自然就不会从中作梗,甚至,还会主动带些客人,帮着李斯特把这块蛋糕做大。

    蛋糕做大了,那李斯特分出去的利益,自然也就回来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