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四十七章 因果果实!凯撒落网!

    僧之岛!

    当古伊娜带着自己的船员,来到战场边缘时,立即引起了僧之岛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十几个僧之岛的战士,穿着云鞋,从喷射的云上滑过来,落地后,警惕的问:“哈嗦!你们是什么人!”

    “他们,好像是青海人!”有战士注意到古伊娜他们背后没有翅膀,立即说。

    “什么,青海人?难道,是那些贪婪的青海人的同伙?!”

    僧之岛的战士,看向古伊娜她们的目光,透出愤怒和厌恶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一个身影从天而降,挥动巨大的铅笔,将十几个僧兵扫得七零八落,他大声对他们说:“喂,你们这些家伙,真没有礼貌,不懂得待客之道吗?”

    乌尔基笑容满面,对众人说:“抱歉,怠慢了诸位客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是乌尔基吧!”

    “没错,我就是!请问,你们是来为那些被击败的青海人报仇的吗?”

    “报仇?他们已经被我们扔进了白白海,全部葬身鱼腹了。”修罗仗着背后有人,大声说。

    “但是,他们临死前,说你抢了他们一件东西!”

    “东西?哈哈哈,你们也是为了那颗恶魔果实来的吗?”乌尔基一直保持着笑容的说。

    “没错!”

    乌尔基将铅笔重重砸到了地面,说:“既然这样的话,那么,就不能让你们过去了!那颗恶魔果实,只有我,才是最适合的人!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,你已经知道它在哪儿了?”南雀问。

    “他怎么可能告诉轻易告诉你?”芒克吐槽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它就在那里,被供奉在雷音塔里,超人系·因果果实!”乌尔基指着最大的金色佛塔说。

    “哦!它就在那座塔里啊!”众人齐声说。

    芒克瞪起眼睛,看傻子一样看着乌尔基,这老兄,难不成脑子坏了,怎么会轻易就把情报泄露?

    不过,这世上,总有些人的脑回路,跟一般人不同,那种怪人,芒克也遇见过。

    “因果果实?那是什么?”南雀又问。

    乌尔基笑着,十分耐心的解释说:“僧之岛的三大圣果之一,另外两颗果实,分别是,动物系幻兽种·人人果实·大佛形态,自然系·响雷果实!人人果实·大佛形态听说在青海,响雷果实,则被毁灭了自己家乡碧卡的艾尼路吃下,现在,还剩超人系·因果果实,封存于雷音塔中!”

    “人人果实·大佛形态是在海军元帅战国那儿,其佛之战国的称谓,就是由此而来。而艾尼路的实力,也是十分强悍,能够和那两颗果实并列,看来也是一颗很强大的果实啊!”萨缪尔说。

    在这个世界,变强有着许多方式,除经年累月的刻苦锻炼外,还可以研究高科技,像各种强大的武器,血统变异等。

    但对于穷苦人群来说,这些方式,都不太可取,比如锻炼,首先得保障自己的生活,吃穿都成问题,锻炼何从谈起?要知道,越是锻炼,越是需要食物补充,营养跟不上,怎么练?

    至于研究高科技,那更是天方夜谭了,连凯撒这样的天才科学家,都得为研究经费抓耳挠腮,何况穷人呢?

    所以,高科技,往往是富人的象征。

    对于穷苦人来说,变强的最简单,最快捷的方式,就是吃一颗恶魔果实!

    毕竟,富人靠科技,穷人靠变异嘛!

    “你们既然想要因果果实,那就来打赢我吧!”乌尔基大声说。

    “我对这种家伙没兴趣。”芒克说。

    这样的环境中,狙击手不好拉开空间,被乌尔基近身的话,他觉得自己的小身板,扛不住他几下锤。

    “那么,北玄不在的话。这个家伙,就交给我了!”安妮捏着拳头。

    北玄留在了阿帕亚多,看守艾尼路。

    “喂喂,你这个暴力女,斯派克他们都被你打完了,这次,改换人了!我来教训他!”萨缪尔说。

    “哎,你们一起上吧!”乌尔基笑着,自信满满的说。

    在乌尔基的印象中,青海人,等同于菜鸡,毕竟,到现在为止,被他打败的青海人,没有一百,也有几十了,几天前,他才击溃了斯派克他们,抢到了藏宝图,意外得知因果果实的下落。

    这伙青海人,想必也厉害不到哪儿去。

    乌尔基那么热情的介绍,本身就有看不起古伊娜她们的意思,要是值得重视的对手的话,他才不会那么多废话呢!

    “我来试试吧!”古伊娜看着船员争执,又见乌尔基自信满满,不由说。

    “啊!船长你要出手吗?”安妮摇头叹口气,看向乌尔基的目光,充满了同情。

    乌尔基大笑说:“小姑娘,你就算了吧,我怕打伤了你,换别的人吧,我不打女人啊!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周围安静了片刻。

    古伊娜微微蹙眉,一手按住刀柄,直接走上前。

    “呃!你的眼光,实在是太差劲了!惹谁不行,非得惹我们船长。我只能为你默哀三秒钟了。”萨缪尔对乌尔基说。

    乌尔基不以为意的说:“哦?她是你们船长吗?一个女人当船长?哈哈哈,别开玩笑了,你们应该是不入流的那种队伍吧?”

    “女人不能当船长吗?”

    古伊娜反问一句,刀柄推出刀鞘,雷光迸射而出,看不见她如何拔刀,一道璀璨的剑波,瞬间袭向乌尔基。

    看似在笑,毫无防备的乌尔基,实则已经有所准备,他的那些行为,不过是在麻痹对手,但剑波临身时,乌尔基还是吓了一跳,太快了,他只来得及抱起巨大的铅笔,砸向剑波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雷鸣声后,雷光迸射,璀璨夺目,乌尔基抱着的巨大铅笔在剑波中,四分五裂,乌尔基庞大的身躯,倒飞出去,浑身缭绕雷光,被电得乌漆嘛黑,胸膛更是出现一道长而深的血口,伤口都被电得焦糊了。

    “啧啧,哎,可怜!”萨缪尔摇头,幸灾乐祸的笑出声。

    乌尔基转瞬之间就被击败,惊呆了僧之岛的僧侣们,要知道,乌尔基已经是僧之岛的一霸了。

    “交出恶魔果实,否则的话……就杀光你们!”修罗恶狠狠的充当起狗腿子。

    这时,一个胖乎乎的老僧走出来,对众人说:“凡事有因必有果,诸位既然想要因果果实,那就拿去吧!何必徒增杀孽呢?”

    他将一个方盒子,递给了古伊娜。

    “这不会是假的吧?这么轻易就交出来!”南雀狐疑。

    “你们拿着刀剑,要是假的,你们随时都可以杀了我,我何必骗你们呢?”老僧说。

    “你们明明有这种强大的恶魔果实,为什么不吃呢?那样的话,完全能够保护你们自己吧!”古伊娜疑惑问。

    老僧一笑,说:“任何东西,想要得到,必定会有失去。恶魔果实赐予你力量,那么,你用什么,来偿还这种力量呢?恶魔果实,既然有‘恶魔’两字,必定有它的道理,那些得到它的人,最终的下场,不见得会比个普通人好。其实恶魔果实也好,别的东西也好。力量固然能赢一时,却无法赢一世,再强大的力量,没有一颗控制它的心灵,终将被其所伤。你看我的牙齿都掉光了,但是,我的舌头还在。你明白了吗?”

    古伊娜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虽然古伊娜一行,拿走了僧之岛的因果果实,但她们也间接阻止的乌尔基破坏僧之岛的行为。

    乌尔基被僧之岛的僧侣们,处以“云浮流”的刑罚,随岛云漂进了茫茫白海。

    船长室内,南雀看着桌上佛龛里放着的,形似圆圆的菠萝,却是有着一圈又一圈的线条,那些线条,好像不会断,全部连成了一条线,给人一种很诡异的错觉。

    “小姐,你要吃这颗恶魔果实吗?”

    “不吃!”古伊娜毫不犹豫的摇头,道:“纯粹的剑道,不需要这种东西,也一样能走到顶峰!”

    古伊娜看向南雀,说:“你要?”

    南雀摇头,说:“其实我们那儿的人,都很忌讳这种东西,觉得这种来路不明的力量,属于旁门左道,是邪恶的力量,还有一种说法,每一颗恶魔果实,都是一个恶魔。反正,挺邪乎的。”

    古伊娜微微点头,不止是花之国,就是在东海,许多人都视恶魔果实为洪水猛兽,远而避之,那些吃下恶魔果实的人,更是被认为是“被大海诅咒的人”,总之,恶魔果实除了会让人获得力量外,没什么好名声。

    “不过,这颗恶魔果实,是大家一起获得的,怎么分配,还是要考虑好。”南雀提醒说。

    论实力,现在的古伊娜,超出南雀太多,但论经历经验,南雀甩古伊娜几条街,所以,一直以来,南雀都在替古伊娜出谋划策,古伊娜能拉起这个团队,并逐渐成长为一个合格的船长,绝对离不开南雀的智慧,她做事,向来面面俱到,滴水不漏。

    “李斯特应该需要它,把它卖给他,卖出去的钱,再分给大家,怎么样。”古伊娜说。

    南雀摇头说:“小姐,你不能老是考虑李斯特需要什么,你得考虑我们需要什么。你是我们的船长,又不是李斯特的船长。好吧,我知道他才是老大,但是,你也得考虑船上这些人吧!钱对他们而言,已经没那么重要,可恶魔果实,价值就不一样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建议是,跟大家商量一下,看看大家需要什么,虽然因果果实被说得很厉害,但不见得就适合大家,吃了恶魔果实,还得去开发它的力量,而一些恶魔果实,尤其是超人系的恶魔果实,对个人实力的提升有限,反而适合团队。不如拿它,换别的恶魔果实,或是别的提升实力的方法。”南雀说。

    古伊娜想了想,点头说:“好,就按你说的做。”

    古伊娜回到了神之国度的阿帕亚多,新的“黄金都市”香多拉重新拔地而起。

    因为新的“神”允诺过,会根据山迪亚人和天使岛人在工期内的表现,选择出了香多拉的第一批居民,住进香多拉城,所以,不管是山迪亚人,还是天使岛人,都相当有干劲,对于这座他们亲自修建起来的城市,更是充满着自豪。

    罗宾在修复香多拉的过程中,根据一些遗留的壁画,发现了黄金钟的存在,并在云层之上,找到了黄金钟,将其安放在了新香多拉城的城中心。

    十月十日,伴随着居民的搬迁入住庆典,一场盛大的婚礼在黄金广场举办。

    除来自天使岛人和山迪亚人外,此次婚礼,还邀请了四皇之一的红发海贼团、白胡子海贼团的比斯塔,另有太阳海贼团的甚平,七武海之一的克洛克达尔。

    作为神之国度的统治者,“神”的婚礼,自然是隆重而盛大,犹如天国的婚礼一般。

    婚礼之上,李斯特亲自敲响了象征着香多拉的黄金钟,99声钟声,象征着长长久久,悠远深邃,传遍了整个空岛,扩散到了位于神之国度下方,属于青海的魔谷镇。

    来自天空的钟声,悦耳优美,正在青海的海底打捞着沉船的文布兰·库力凯听到钟声后浮出海面,仰望天空,当钟声结束时,他已热泪盈眶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婚礼过后,李斯特在空岛呆了两个月,期间考察了空岛的贝壳养殖基地,并强调空岛要大力发展贝类养殖,尤其是音贝、影像贝等特殊贝壳,给居民创产创收,全力建设和谐健康的新神国。

    之后,李斯特和艾尼路进行了交流,经过李斯特“友好”劝说,他“真诚”的态度,终于感动了艾尼路,双方达成合作协议。

    空岛将建成阿卡姆集团第一个航天航空基地,努力建设第一艘宇宙飞船,方舟“箴言”,明年五月份前,将艾尼路送上天去,完成第一次对月登陆计划。

    海圆历1519年12月末,新世界,世界政府所辖岛屿,庞克哈萨德发生科研爆炸事故,事故导致h2s毒气泄露,大量的毒气在岛屿上释放,整个岛屿成为了一座死岛。

    世界经济新闻社、暗影报业等世界知名报社,对此事进行了报道,指出世界政府在庞克哈萨德研究大规模毁灭性武器,震惊世界各国。

    为了平息事件带来的影响,世界政府发表声明,庞克哈萨德上的一切研究,全是科学家m·凯撒·库朗一人所为,与世界政府无关,将对m·凯撒·库朗实施抓捕。

    m·凯撒·库朗被抓捕不久,即成功从监狱船中脱逃,不知去向,世界政府对其发布悬赏,将其称为“疯狂科学家”,悬赏金额高达三亿贝利。

    海圆历1520年2月某日。

    新世界。

    “可恶,世界政府真是太卑鄙了,竟然把一切罪过都推给了我!”偏离航线的小镇上,经过了简单化妆的凯撒拿报纸遮挡着脸,看到上面的悬赏,不禁咒骂。

    要是没有世界政府支持,凯撒怎么建得起那座研究所,里面的研究项目,世界政府可都是知情的,结果一出事儿,就把所有罪责,推给了他。

    幸亏凯撒还有利用价值,押运他前往司法岛时,有人打开了他的海楼石手铐,还给他准备了一艘小船,让他逃了出来,要不然,伟大的科学家凯撒,就要被关进因佩尔大监狱了。

    凯撒出现在这儿,自然是为了和帮他逃出来的势力接头,像他这样的家伙,如果没有人帮忙的话,估计逃不出两天,就会被海军重新抓回去了。

    当然,他也不太信任帮他的人,所以,才会选在这样的地方。

    忽然,周围安静了一下,凯撒立即警惕的抬起头,原来小酒吧的门口,走进来个漂亮女人,秀发如燃烧的火焰披散开来,火红的开叉长裙,勾勒出曼妙身姿,踩着的高跟鞋发出清脆的响声。

    女人视线一扫,凡是被她看到的男人,都情不自禁的红着脸,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然后,女人走到了凯撒对面,说:“m·凯撒·库朗!”

    凯撒一愣,连忙摇头说:“那是谁?不好意思,你认错人了!”

    “我是来接你的人!”女人说。

    迪亚曼蒂带着部下,来到了岛上,他走进小酒吧,左右一看,没有看到凯撒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难道凯撒出事儿了?”迪亚曼蒂不禁忐忑起来。

    想了想,迪亚曼蒂来到吧台,跟酒客打听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啊,你是说那个长得很奇怪的家伙啊,不久前被一个长得很漂亮的女人带走了。”

    迪亚曼蒂心里咯噔一下。

    “被带走了?!”

    “是啊,刚走不久。”

    迪亚曼蒂立马带着人,追到了码头,却看见自己的船,竟然沉了大半。

    “凯撒失踪了?”多弗朗明哥收到消息后,惊怒得直接捏碎了手中的玻璃杯。

    “找,一定要把他找回来!”多弗朗明哥怒不可遏的大喝。

    哐当!

    门被打开,刺目的阳光照亮了黑暗,凯撒下意识闭上眼睛,好一会儿,才适应了光亮。

    凯撒走出门,看到了海岸,而自己之前,应该是处于船上的一个巨大的铁盒子内。

    他只记得,自己跟一个很漂亮的女人聊了几句话,然后意识就开始模糊了。

    “这里是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“你以后工作的地方!”一个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凯撒望去,那是个穿着黑色西装的年轻人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凯撒往后退了一步,警惕的问。

    “我是你的雇主,听说你是天才科学家,我有几个实验,需要你帮忙。”年轻人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