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四十八章 登月!空岛贝的价值!

    海圆历1520年3月18日,在听到从天空传来的钟声后,大话王文布兰·诺兰度的子孙文布兰·库力克,率领猿山联合军,乘上冲击海流,赌上自己的性命和一切,来到了空岛。

    阿帕亚多,文布兰·库力克亲眼见到了黄金钟,并遇见了山迪亚人的韦伯,向彼此讲述了祖先分别后的另一半故事,文布兰·库力克和韦伯一见如故,结为异性兄弟,延续了四百年的“男人的浪漫”,在祖先的子嗣中,再度重现。

    海圆历1520年5月1日。

    空岛,阿帕亚多航天航空基地,

    前代“神”,现任阿卡姆集团航空事业部部长,艾尼路,乘坐上集合神之国度工匠,以及阿卡姆集团科研人员改造的新方舟“箴言”,准备起航,前往无垠大地,即月球!

    同船者,分别为古伊娜麾下的北玄、山迪亚人战士韦伯、猿山联合军的文布兰·库力克、天使岛杰出修理技师派葛亚、艾尼路手下森之大悟。

    北玄是代替古伊娜,作为监视、压制艾尼路的角色上船,他吃下了古伊娜从僧之岛带回来的超人系·因果果实。

    这一颗恶魔果实,本应该被乌尔基吃下,依仗这这颗果实的力量,乌尔基赢得了“怪僧”的称号,实现了人生的逆袭,年近半百,还成为了极恶世代十一人之一,和未来的第五皇,未未来的海贼王并列。

    虽然他排在末尾,但是,进步神速,是极恶世代中,最先挑战四皇干部的家伙,并成功的击败了big·mom海贼团“甜点四将星”之一的夏洛特·斯纳格。

    导致斯纳格从将星中除名,“甜点四将星”变为“甜点三将星”,之后被夏洛特·克力架击败,后又被big·mom招来的风暴打入海底,但他依旧没死!

    乌尔基能有如此表现,绝大部分功劳,要归在他的恶魔果实上,毕竟,他的年龄,比潜伏二十余年的黑胡子还要大,如果他本身就十分强大的话,他活的前半生,怎么会默默无闻呢?

    正是因为吃下了恶魔果实,获得了之前说没有的强大力量,他才异军突起,就像黑胡子那样。

    北玄比乌尔基年轻,实力也更强,食用了因果果实后,挖掘出跟乌尔基类似的力量,能将受到的伤害转化为体型以及力量,身体受到伤害越大,身体巨大化以及力量的提升幅度也就越大,而这只是因果果实的粗浅运用!

    北玄的战力大幅提升,现在完全可以压着艾尼路揍。

    韦伯则是充当“水手”,这样一艘巨大的飞船,总需要有人劳动啊!

    文布兰·库力克的角色跟韦伯一样,他是主动上船的,因为他的血液里,流淌的是文布兰·诺兰度那冒险的血液,听说韦伯要去月球,他也想去看看。

    派葛亚因在香多拉重建过程中,展现出了杰出的修理技术,从而带着女儿柯妮丝成为了新香多拉城第一批居民,而方舟“箴言”在航行过程中,难免会遇上毛病,就需要人修理,自然地,派葛亚就成了“箴言”的船工。

    至于森之大悟,自然是艾尼路使唤的手下。

    “10,9,8……”

    伴随着倒计时结束,“箴言”船底放置的喷风贝,喷出猛烈的狂风,将“箴言”缓缓抬升。

    艾尼路以自身为动力,驱动着只有他能驾驶的飞船,在大家的欢送下,向着他梦想的无垠大地而去。

    这一小步,是人类的一大步,它开启了人类航空历史的新篇章!

    而作为航空历史上,第一位登上月球的人物,艾尼路注定被历史牢记,被无数航空人牢记!

    眼见“箴言”越飞越远,越来越小,踮起脚尖的爱莎揉了揉因为睁大而有些酸涩的眼睛,好奇的问:“拉琪,你说月球上有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知道!”拉琪摇头。

    “拉琪,你太笨了,我去问罗宾姐!”

    “哎……”

    拉琪想要阻止她,伸手却抓空了,爱莎灵活的躲开了,她可是天生的见闻色霸气觉醒着,出生就能听见别人的心声,跑远一些,回头朝拉琪做了个鬼脸。

    “这孩子……”

    拉琪摇头,既有无奈,又有欣慰。

    无奈的是随着爱莎跟在罗宾身边儿,学到的东西越来越多,懂的也越来越多,她问的许多问题,她都回答不上来了,反而要被她嘲笑,着实是让人火大。

    欣慰的是,爱莎再也不用像他们这一代一样,生活在仇恨之中,整天想着要夺回家园,随时面临着死亡,她可以开心快乐的成长。

    爱莎跑到了新香多拉城,位于黄金钟广场旁的博物馆,里面摆设着一些从遗迹里挖掘出来的壁画、古文物等,供后人瞻仰,包括那口黄金钟,也算是古文化之一了。

    “哈嗦,柯妮丝姐姐!咻咻,你又变胖了!”爱莎跟在博物馆工作的天使岛人柯妮丝打了个招呼,对柯妮丝的宠物,有着白色毛发的云狐说。

    “咻咻!”云狐瞅了瞅自己,沮丧的趴下了。

    柯妮丝自然是认识爱莎,知道她是博学的“神”后喜欢的孩子,微笑说:“哈嗦,爱莎!”

    “罗宾姐呢?”

    “在后花园里呢!”

    爱莎直接来到博物馆的后院,种着许多花草的小花园里,罗宾、古伊娜、南雀、兰亨·安妮、伊丝卡,开着女人间的茶话会,品着香茶,吃着点心。

    “罗宾姐、古伊娜姐……”爱莎经常跟着罗宾学习,自然也认识了她们。

    “爱莎来了!”

    “爱莎,来吃点心!”

    看见爱莎,大家都笑着打招呼,谁会讨厌可爱的小女孩儿呢?

    爱莎靠向罗宾,侧头认真的听了一会儿,说:“太好了,今天宝宝也是很健康呢!”

    “爱莎好厉害!这么小,就能听见那么多声音了!”伊丝卡夸赞说。

    这位海军女军官,已经成为了古伊娜团队的一份子。

    “我才不小呢!等宝宝出生,我就不是最小那个了!”爱莎天真的说。

    众女笑起来。

    罗宾微微一笑,她身上已不见了曾经的冷漠、黑暗之类的气息,取而代之的是由内而外的母爱的光辉和温暖。

    罗宾本来也想去月球上看看,因为从香多拉的遗迹里,她找到了一些“月球人”存在的证据,像那些脑袋上罩着球形的人,很像是戴着空气罩的天龙人,还有牵着球形泡泡的人形雕刻等等,诸多痕迹,让她对香多拉的历史,有了些怀疑,而通过香多拉的挖掘,以及对月球的探索,也许可以对“空白的一百年”进行一些大胆的假设。

    只是,这些计划,随着她怀孕而破产了。

    此时,天使岛南侧海岸,送方舟“箴言”上天后,李斯特随甘·福尔和老酋长,来到了空岛贝养殖基地。

    “这些是影像贝,这些是音贝,它们真的能在青海卖出好价钱?”甘·福尔一脸怀疑。

    对于空岛人来说,影像贝、音贝,都是属于鸡肋贝,它们不像水贝,可以储存大量的水,充当消防工具,不像云贝,可以喷出独特的云,不像热贝,可以能造房子、能做交通工具、能烧菜……更不用说跟冲击贝、斩击贝等战斗贝类比了,价值几近于无。

    把空岛的贝类排个价格的话,战斗贝的价格最高,如果是喷风贝、排击贝等大威力的战斗贝,完全是有市无价,属于稀有珍品,一般人用不上也见不着,其次是热贝、水贝、炎贝、灯贝之类的生活常用贝,家家都能用到,最后就是影像贝、音贝、味贝这样,不要用来战斗,生活中也很少用到的贝类了。

    “商品的价值,取决于需求,影像贝,可以记录影像,音贝,可以记录声音,如果把它们合起来呢?”李斯特拿着两个贝壳说。

    “合起来?”甘·福尔疑惑。

    “不就是记录一些珍贵瞬间吗?比如空岛小姐选拔赛的时候,会有观众,用它们来记录。好像您的婚礼时,就用它们拍了,记录了好多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对,我们可以拍一些自己编的故事,用来做宣传啊,嗯,就叫做,贝影!”李斯特说。

    “贝影?!”

    老酋长和甘·福尔面面相觑,脑海里,想象不出那是什么玩意儿。

    “等拍好了,给你们看看。把这一批,全部打包,另外,像热贝、风贝之类的生活用贝,也来上一批。这些东西在青海,可是稀罕物,绝对不愁卖。”

    目前,李斯特从空岛和地面之间运送物资的办法,是从空岛,垂落下去数根万米有余的粗大缆绳,做成巨型吊篮,再在阿帕亚多,安装一台蒸汽机,用蒸汽机来拉动吊篮,仿佛“电梯”一样,上升、下降。

    这样的风险,要比用船去运送小得多了!